當前位置:首頁 >  大眾日報  >  豐收

談藪

二手文

2022-10-25 作者: 來源: 大眾日報
□ 白屋

  認識一些所謂作家,也讀過一些他們的文字,但給人的感覺是,他們不過是文字的搬運工而已。換言之,其文,乃二手貨。
  首先是觀點的二手化。沒有獨立的見解,沒有思想的建立,不過是將前人的觀念搬將過來,自己加以附會。都說思想乃文章的靈魂,二手思想,靈魂是別人的,這里只是借尸還魂。
  我們的思考,當然都是在前人的基礎上進行的,當然是對前人意識的繼承。否則人類的文化就沒有辦法承遞與延續。但是,我們的思考如果只停留在前人思考過的維度上,只跟著先賢人云亦云,那人類就不會有觀念的更新與意識的進化。前人雖然有過許多思考,而且有時你會發現,他們把我們想的問題都想得差不多了。但社會是不斷向前發展著的,科技日新月異,文明飛速進步,前人只是在他當時的情境下對于社會、人類的各種現象進行分析的,不可能把所有的問題都想清楚。受時代的局限,他們的思考可能在現在看來已經都過時了。如果我們不對于他們的理論加以矯正,不再另辟蹊徑地加以重新構建新的文化體系,人類社會將只能原地踏步。
  作為一個寫作者,一篇有價值的文章,其主要貢獻都在思想上。拿別人的觀點作支撐,不過是舊酒裝新瓶,換包裝罷了。明明是農家土釀,非要換上茅臺的瓶子,看起來很高大上,實則是文化垃圾。別人嚼過的饃,自己再津津有味地嚼一遍,其實沒什么味道。
  寫作當然是要有所思有所感,即古人所謂的有感而發。如果是為了寫而寫,套用別人的主題而加以引申,則無異于無病呻吟。當下寫作是個很熱門的事,一則可以掙得流量,二來可以吸引粉絲。見過不少人,讓一群腦殘粉圍著,在歡呼中找到了成就感。但對于整個人類來講,他不過是個垃圾制造者。
  沒有思想的文章,就如同沒有靈魂的僵尸。即使有再多的粉絲崇拜,在我眼里你也不過是個行尸走肉罷了。
  其次是材料的二手。人物都是別人寫過的,事件也都是過去被用濫了的,自己依然拿來當寶物。尋章摘句老雕蟲,于故紙堆里拼命尋找別人吃剩的一點殘渣,然后像大餐一樣地拿將過來,大快朵頤。于過去,只是一瓶膠水一把剪刀,拼湊成一篇文章;現在則更方便,鼠標一點,復制粘貼,很快就成了。
  避免重復,是一個作家最基本的素質。這個重復有時是和自己的重復,有時是和別人的重復。自己說過的話寫過的事要盡量避免再拿出來,別人的亦然。太陽底下當然沒有什么新鮮事,但別人用過的材料確實是不好再用了。既然已經讓別人說過了,你再翻出來用,其說服力與感染力定然要大打折扣,定然會給人一種老調重彈的感覺。我們并不完全反對使用舊材料,但前提是一定要有主題的變化,一定要將舊材料使用出新意來。如果別人用這個材料說過的事,你再拿出重復說一遍,則完全就是拾人牙慧。最好的辦法當然是用自己的眼睛去發現材料。這當然是很難的,但一個作家感知生活是他最起碼的能力。從凡人中去尋找素材,從瑣屑中去發現新穎的事件,從而提煉出自己文章中的題材,才是最基本的寫作途徑。
  最后是表達方式的二手化。別人抒假情說假話,自己也跟著附和。別人的文章空洞乏味言之無味,自己也學著弄些不著邊際的文字出來。
  只追求宏大敘事,并不強調寫作者的真情實感,并不主張用人性的視角去捕捉現實生活中的閃光點,弄出來的東西虛假浮泛,說出來的不像人話,這些文章讀起來倒是相當的激越又豪邁,但生活中往往并不都是激越豪邁。你看看那些歷史上流傳下來的經典作品,哪一個不是從自己生命的體悟出發,哪一個不是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并用自己的情感來表達。文章所追求的,是真善美的統一。真善在前,美居其后。在真與善的核心標準方面,全人類都是一致的。
  許多人都說,你老人家很傲嬌,看不起人。一個二手文的作家,是不值得我尊敬的。用別人的觀點和材料,再用別人的方法把這些材料組裝起來,怎么看都是一件贗品。仿造就是仿造,你還非要貼上名牌的標,這就不得不讓人對你蔑視了。當然,你也完全可以陶醉于自己的既得成果中,看流量滿滿,看粉絲蕓蕓。造一輛二手車出來,畢竟耗費了些許心血,畢竟也會有些成就感。
□ 白屋

  認識一些所謂作家,也讀過一些他們的文字,但給人的感覺是,他們不過是文字的搬運工而已。換言之,其文,乃二手貨。
  首先是觀點的二手化。沒有獨立的見解,沒有思想的建立,不過是將前人的觀念搬將過來,自己加以附會。都說思想乃文章的靈魂,二手思想,靈魂是別人的,這里只是借尸還魂。
  我們的思考,當然都是在前人的基礎上進行的,當然是對前人意識的繼承。否則人類的文化就沒有辦法承遞與延續。但是,我們的思考如果只停留在前人思考過的維度上,只跟著先賢人云亦云,那人類就不會有觀念的更新與意識的進化。前人雖然有過許多思考,而且有時你會發現,他們把我們想的問題都想得差不多了。但社會是不斷向前發展著的,科技日新月異,文明飛速進步,前人只是在他當時的情境下對于社會、人類的各種現象進行分析的,不可能把所有的問題都想清楚。受時代的局限,他們的思考可能在現在看來已經都過時了。如果我們不對于他們的理論加以矯正,不再另辟蹊徑地加以重新構建新的文化體系,人類社會將只能原地踏步。
  作為一個寫作者,一篇有價值的文章,其主要貢獻都在思想上。拿別人的觀點作支撐,不過是舊酒裝新瓶,換包裝罷了。明明是農家土釀,非要換上茅臺的瓶子,看起來很高大上,實則是文化垃圾。別人嚼過的饃,自己再津津有味地嚼一遍,其實沒什么味道。
  寫作當然是要有所思有所感,即古人所謂的有感而發。如果是為了寫而寫,套用別人的主題而加以引申,則無異于無病呻吟。當下寫作是個很熱門的事,一則可以掙得流量,二來可以吸引粉絲。見過不少人,讓一群腦殘粉圍著,在歡呼中找到了成就感。但對于整個人類來講,他不過是個垃圾制造者。
  沒有思想的文章,就如同沒有靈魂的僵尸。即使有再多的粉絲崇拜,在我眼里你也不過是個行尸走肉罷了。
  其次是材料的二手。人物都是別人寫過的,事件也都是過去被用濫了的,自己依然拿來當寶物。尋章摘句老雕蟲,于故紙堆里拼命尋找別人吃剩的一點殘渣,然后像大餐一樣地拿將過來,大快朵頤。于過去,只是一瓶膠水一把剪刀,拼湊成一篇文章;現在則更方便,鼠標一點,復制粘貼,很快就成了。
  避免重復,是一個作家最基本的素質。這個重復有時是和自己的重復,有時是和別人的重復。自己說過的話寫過的事要盡量避免再拿出來,別人的亦然。太陽底下當然沒有什么新鮮事,但別人用過的材料確實是不好再用了。既然已經讓別人說過了,你再翻出來用,其說服力與感染力定然要大打折扣,定然會給人一種老調重彈的感覺。我們并不完全反對使用舊材料,但前提是一定要有主題的變化,一定要將舊材料使用出新意來。如果別人用這個材料說過的事,你再拿出重復說一遍,則完全就是拾人牙慧。最好的辦法當然是用自己的眼睛去發現材料。這當然是很難的,但一個作家感知生活是他最起碼的能力。從凡人中去尋找素材,從瑣屑中去發現新穎的事件,從而提煉出自己文章中的題材,才是最基本的寫作途徑。
  最后是表達方式的二手化。別人抒假情說假話,自己也跟著附和。別人的文章空洞乏味言之無味,自己也學著弄些不著邊際的文字出來。
  只追求宏大敘事,并不強調寫作者的真情實感,并不主張用人性的視角去捕捉現實生活中的閃光點,弄出來的東西虛假浮泛,說出來的不像人話,這些文章讀起來倒是相當的激越又豪邁,但生活中往往并不都是激越豪邁。你看看那些歷史上流傳下來的經典作品,哪一個不是從自己生命的體悟出發,哪一個不是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并用自己的情感來表達。文章所追求的,是真善美的統一。真善在前,美居其后。在真與善的核心標準方面,全人類都是一致的。
  許多人都說,你老人家很傲嬌,看不起人。一個二手文的作家,是不值得我尊敬的。用別人的觀點和材料,再用別人的方法把這些材料組裝起來,怎么看都是一件贗品。仿造就是仿造,你還非要貼上名牌的標,這就不得不讓人對你蔑視了。當然,你也完全可以陶醉于自己的既得成果中,看流量滿滿,看粉絲蕓蕓。造一輛二手車出來,畢竟耗費了些許心血,畢竟也會有些成就感。
欧美黄色三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