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大眾日報  >  豐收

山海經

黃河流經濱州城

2022-10-25 作者: 來源: 大眾日報
□ 周蓬樺

  黃河是嘹亮的,不陰柔,也談不上唯美。較之其他的河流,它顯得粗糙,像個端著旱煙袋的陜北老漢,唱一曲華陰老腔,或者會吼信天游的農民歌手。因為顏色是黃的,所以才叫黃河,是地道的泥土本色——它在流過九曲十八彎數千公里后,把黃土高原的信息帶到了流經地,讓沿河兩岸散發濃釅的西部元素:青藏高原的凜冽,被風吹亂的草地,芬芳的土豆花,壺口瀑布,烽火臺,大漠孤煙,狼嗥的夜晚,以及黑牦牛、白牦牛、羊皮襖、肉夾饃、胡辣湯、腰鼓、堂鼓、扁鼓、大鑼、三弦,還有李白、杜甫、王維、王之渙、王昌齡、昌耀、石魯、劉文西、路遙、陳忠實、賈平凹……統統化作一腔泥沙俱下的河水奔涌而至。
  話說黃河急三火四地來到山東,流經九市后抵達渤海,卻又在匯入大海之前,任性地在大地上劃了一道漂亮的弧線,像一條鯉魚甩動的尾巴,定格成一張蓄勢待發的弓箭。這是上天下了一道手諭嗎?黃河到了濱州地界,居然不可思議地穿城而過,綿延起伏一百四十公里,浩浩湯湯,洋洋灑灑,讓這座城市的建筑物一分為二,構成天下一大奇觀。自此,這座城市便重重地打上了黃河的標記,使整個濱州城像嗷嗷待哺的嬰兒,仰躺在黃河的搖籃里,搖啊搖,搖走了一個個凄苦的年月日,搖來一片春光充足的艷陽天。
  此前,這里是白花花的鹽堿地,只長檉柳不長莊稼,太陽吸走了大地的水分,烏鴉的叫聲都帶嘶啞腔。祖祖輩輩,鹽堿灘的百姓喝著苦咸的水,連蒸出的粗糧窩頭都是苦咸的,吃到嗓子眼里,遲遲不肯下咽。有一些人熬不過,就推一輛木輪車流亡他鄉,奔膠東,或者闖關東——那些戀家的人沒走,他要獨守家園,靜等一條河流在冬天結冰春天開凌,企盼河岸上的野生灌木叢,響起布谷催春的叫聲。大平原的冬夜,依然黑咕隆咚,伸手不見五指,風吹動一幢土屋的窗欞,油燈下晃動著老人佝僂的剪影;村莊古老的磨坊,蝙蝠飛不出貧窮的蛛網;孩子們的童年記憶,飛不出一根麻繩,一條磨破的棉褲,一雙露腳趾的棉靰鞡鞋。
  一度,鄉民們嘗試在沙土里種植農作物:花生、紅薯、大豆、玉米、向日葵……種什么都枯萎,種也不發,花也啞默,人們說哪怕種上金子,這板結的鹽堿地,也只能長出一塊生銹的鐵。在無數刮風的夜晚,人們聽到天空響起可怕的聲音:刷刷刷,刷刷刷,像蛇吐信子——那是白毛風吹響屋頂的茅尖草,是月亮被烏云蒙住臉,大楊樹被鬼纏身,是天空無緣無故地往下掉土粒。
  黃河來了,悄悄地改變了這里的土壤和氣候——但無奈的先人們似乎摸不清這條河的脾性,它偶有溫柔,卻時常泛濫。它益民也傷民,救命也索命,真個是成也黃河,敗也黃河——“天哎,娘哎!”人們黑壓壓一片,跪拜蒼天,祭哭黃河,祈愿平安豐年。
  日寇入侵時,黃沙崗和黑風口長出了青紗帳和紅高粱。戰爭的槍聲擊落穗頭,歷史的步履艱苦卓絕,渤海平原游擊隊捷報頻傳,小米加步槍加駁殼槍加重型機關槍,噠噠噠,突突突,擊碎東洋軍刀的白刃和鬼子的頭顱。硝煙散處,五星紅旗插上豁牙的城樓,英雄吹響了改地換天的集結號。如今,都化作渤海革命老區紀念館內的一幕幕波瀾壯闊的展示畫面。
  迎來新時代,當地百姓精氣十足,擂響了威風鑼鼓,而黃河里的水,不再發怒和咆哮,經過數十年治理改造,在它的流經地,儼然一幅如夢似幻的水鄉江南!黃河兩岸,因地制宜,長出陽信的二十萬畝梨花林,長出一眼望不到邊的棉花田;無人機穿過遍地氤氳的煙嵐,拍攝大片畜牧場和蔬菜園,以及那株陽光下的百年冬棗樹,又結出了新的冬果。萬畝棗林為鄉親們換來豐盈的日子:打冬棗,釀棗酒、釀棗花蜜,蒸棗年糕……十里八村,人們給新生的嬰兒取一個與棗樹有關的乳名,比如“甜棗兒”、“棗葉兒”、“棗樹苗”或“冬棗子”。 叫起來親切易記,據說這樣的孩子好養活,在艱苦的環境下也能長大成材。
  我來濱州正值金秋,登上蒲湖黃河樓,遠觀浩渺長天,大河上下,波光粼粼,千帆競發,百鳥翔集。不為憑吊,也不為文人墨客們的雅聚,而是靜靜地面對黃河發懷古之幽思,眼前幻化出著名的鯉魚跳龍門景觀——鯉魚跳不跳龍門無關緊要,我只想看看它在躍出水面的剎那,黃河的波濤又翻卷起千重波浪——像閃電在天空伸出一只巨手,點亮岸邊的一千零一個窗口。
  “黃河流經濱州城,十里荷花別樣紅”——這不是古風體,是我徜徉在黃河岸,微風吹拂下腦海泛起一閃念,歡喜意。
□ 周蓬樺

  黃河是嘹亮的,不陰柔,也談不上唯美。較之其他的河流,它顯得粗糙,像個端著旱煙袋的陜北老漢,唱一曲華陰老腔,或者會吼信天游的農民歌手。因為顏色是黃的,所以才叫黃河,是地道的泥土本色——它在流過九曲十八彎數千公里后,把黃土高原的信息帶到了流經地,讓沿河兩岸散發濃釅的西部元素:青藏高原的凜冽,被風吹亂的草地,芬芳的土豆花,壺口瀑布,烽火臺,大漠孤煙,狼嗥的夜晚,以及黑牦牛、白牦牛、羊皮襖、肉夾饃、胡辣湯、腰鼓、堂鼓、扁鼓、大鑼、三弦,還有李白、杜甫、王維、王之渙、王昌齡、昌耀、石魯、劉文西、路遙、陳忠實、賈平凹……統統化作一腔泥沙俱下的河水奔涌而至。
  話說黃河急三火四地來到山東,流經九市后抵達渤海,卻又在匯入大海之前,任性地在大地上劃了一道漂亮的弧線,像一條鯉魚甩動的尾巴,定格成一張蓄勢待發的弓箭。這是上天下了一道手諭嗎?黃河到了濱州地界,居然不可思議地穿城而過,綿延起伏一百四十公里,浩浩湯湯,洋洋灑灑,讓這座城市的建筑物一分為二,構成天下一大奇觀。自此,這座城市便重重地打上了黃河的標記,使整個濱州城像嗷嗷待哺的嬰兒,仰躺在黃河的搖籃里,搖啊搖,搖走了一個個凄苦的年月日,搖來一片春光充足的艷陽天。
  此前,這里是白花花的鹽堿地,只長檉柳不長莊稼,太陽吸走了大地的水分,烏鴉的叫聲都帶嘶啞腔。祖祖輩輩,鹽堿灘的百姓喝著苦咸的水,連蒸出的粗糧窩頭都是苦咸的,吃到嗓子眼里,遲遲不肯下咽。有一些人熬不過,就推一輛木輪車流亡他鄉,奔膠東,或者闖關東——那些戀家的人沒走,他要獨守家園,靜等一條河流在冬天結冰春天開凌,企盼河岸上的野生灌木叢,響起布谷催春的叫聲。大平原的冬夜,依然黑咕隆咚,伸手不見五指,風吹動一幢土屋的窗欞,油燈下晃動著老人佝僂的剪影;村莊古老的磨坊,蝙蝠飛不出貧窮的蛛網;孩子們的童年記憶,飛不出一根麻繩,一條磨破的棉褲,一雙露腳趾的棉靰鞡鞋。
  一度,鄉民們嘗試在沙土里種植農作物:花生、紅薯、大豆、玉米、向日葵……種什么都枯萎,種也不發,花也啞默,人們說哪怕種上金子,這板結的鹽堿地,也只能長出一塊生銹的鐵。在無數刮風的夜晚,人們聽到天空響起可怕的聲音:刷刷刷,刷刷刷,像蛇吐信子——那是白毛風吹響屋頂的茅尖草,是月亮被烏云蒙住臉,大楊樹被鬼纏身,是天空無緣無故地往下掉土粒。
  黃河來了,悄悄地改變了這里的土壤和氣候——但無奈的先人們似乎摸不清這條河的脾性,它偶有溫柔,卻時常泛濫。它益民也傷民,救命也索命,真個是成也黃河,敗也黃河——“天哎,娘哎!”人們黑壓壓一片,跪拜蒼天,祭哭黃河,祈愿平安豐年。
  日寇入侵時,黃沙崗和黑風口長出了青紗帳和紅高粱。戰爭的槍聲擊落穗頭,歷史的步履艱苦卓絕,渤海平原游擊隊捷報頻傳,小米加步槍加駁殼槍加重型機關槍,噠噠噠,突突突,擊碎東洋軍刀的白刃和鬼子的頭顱。硝煙散處,五星紅旗插上豁牙的城樓,英雄吹響了改地換天的集結號。如今,都化作渤海革命老區紀念館內的一幕幕波瀾壯闊的展示畫面。
  迎來新時代,當地百姓精氣十足,擂響了威風鑼鼓,而黃河里的水,不再發怒和咆哮,經過數十年治理改造,在它的流經地,儼然一幅如夢似幻的水鄉江南!黃河兩岸,因地制宜,長出陽信的二十萬畝梨花林,長出一眼望不到邊的棉花田;無人機穿過遍地氤氳的煙嵐,拍攝大片畜牧場和蔬菜園,以及那株陽光下的百年冬棗樹,又結出了新的冬果。萬畝棗林為鄉親們換來豐盈的日子:打冬棗,釀棗酒、釀棗花蜜,蒸棗年糕……十里八村,人們給新生的嬰兒取一個與棗樹有關的乳名,比如“甜棗兒”、“棗葉兒”、“棗樹苗”或“冬棗子”。 叫起來親切易記,據說這樣的孩子好養活,在艱苦的環境下也能長大成材。
  我來濱州正值金秋,登上蒲湖黃河樓,遠觀浩渺長天,大河上下,波光粼粼,千帆競發,百鳥翔集。不為憑吊,也不為文人墨客們的雅聚,而是靜靜地面對黃河發懷古之幽思,眼前幻化出著名的鯉魚跳龍門景觀——鯉魚跳不跳龍門無關緊要,我只想看看它在躍出水面的剎那,黃河的波濤又翻卷起千重波浪——像閃電在天空伸出一只巨手,點亮岸邊的一千零一個窗口。
  “黃河流經濱州城,十里荷花別樣紅”——這不是古風體,是我徜徉在黃河岸,微風吹拂下腦海泛起一閃念,歡喜意。
欧美黄色三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