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產業興旺鞏固脫貧攻堅成果

2022-10-25 作者: 來源: 大眾日報
  □ 孫慶珍

  自我國脫貧攻堅取得全面勝利之后,“三農”工作重心就發生了歷史性轉移,開始轉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
  產業興旺是解決農村一切問題的前提。統計數據顯示,目前我國脫貧人口當中有超過80%是通過發展產業和外出務工來實現收入可持續增長的。2021年我國脫貧地區特色主導產業產值超過1.5萬億元,脫貧人口人均純收入達到12550元。2021年中央銜接推進鄉村振興補助資金投入1561億元,其中用于產業發展的比例就超過50%。
  總體上看,我國脫貧地區基本上實現了鄉村產業的全覆蓋,但是其經濟社會基礎比較薄弱,脫貧地區的產業發展依然非常脆弱,可持續發展能力不足,主要呈現出產業結構單一、產業鏈條短、同質化現象突出、產品市場化程度低、對政府政策資源依賴性較強等特點,從而導致脫貧地區承受各種風險的能力比較低,返貧風險大。
  因此,只有不斷發展壯大鄉村產業,實現脫貧地區產業的可持續發展、高質量發展,才能讓廣大農民實現充分就業,拓寬增收渠道,有效防止返貧和新的貧困發生,持續鞏固提升脫貧攻堅成果,全面推進鄉村振興。
延長農業產業鏈,提升產品價值鏈
  以產業扶貧為基礎,對產業不斷進行升級轉化,將產業發展目標由原來的產業扶貧模式上升到產業振興的發展思路上來,以脫貧縣為單位實行特色產業的統籌規劃,堅持“一村一品”“一縣一業”的錯位發展,不斷延長農業產業鏈,提升產品價值鏈,把產業的增值收入更多留在當地,擴寬農民收入渠道。
  做強做特“一產”。立足當地特色農業,開展脫貧地區品種培優、品質提升、品牌打造、標準化生產的新“三品一標”提升行動,嚴格規范農業投入品使用,推動農業可持續發展,實行農產品質量全程可追溯管理。同時加快現代流通體系建設,加大對倉庫保鮮、冷鏈運輸等農產品冷鏈項目的財政支持力度,實施“凈菜進城”工程,滿足市民生活需求的多樣化。
  做優做精“二產”。以脫貧縣為單位統籌發展農產品初加工、精深加工和綜合利用加工,推進農產品多層次利用和多環節增值行動。深入挖掘一批規模效益強的農產品加工企業,加快建設形成園區成片、產業成帶、主體成群的鄉村振興產業新格局,不斷提高農產品的附加值。
  做活做美“三產”。充分發揮脫貧地區農業在休閑體驗、生態涵養、文化傳承等方面的多功能性,大力發展品質化鄉村旅游,打造形式多樣、獨具特色、個性突出的特色集群片區,通過不斷推陳出新的創意及細致周到的服務,增加顧客的黏度,提高其復游率,讓鄉村游變成一種常態化的度假模式。
創新營銷模式,深化產銷對接
  在產業扶貧模式下,脫貧地區的農產品市場化程度比較低,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扶貧干部推銷、熟人購買、政府采購等方式進行銷售,一旦脫離了幫扶措施,市場銷售難等問題就會集中涌現。要實現持續鞏固提升脫貧攻堅成果與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必須要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創新營銷模式,深化產銷對接。
  加強宣傳引導,努力搭建營銷平臺。大力推進特色農產品區域公用品牌、企業品牌和產品品牌創建,提升產品知名度和競爭力。通過各類農產品展銷會,擴大農產品產銷宣傳途徑,多渠道開展農產品產銷對接活動,推動脫貧地區與龍頭企業、批發市場、電商平臺、大型商超等建立長期穩定的產銷關系。鼓勵大型流通企業向脫貧地區延伸經營網絡,打通商業往來渠道。
  對接終端市場,創新營銷模式。推動“互聯網+特色產業”融合發展,依托各平臺載體,通過電商賦能農村、農業和農民,進一步激發脫貧地區的“造血”功能,加強營銷專業合作社帶頭人、經紀人、電商人才等培養,著力提升人才支撐水平,助推特色農產品快速上行,優化業務流程,實現更高效率的農商互聯產銷對接。
優化組織方式,完善利益聯結
  “大國小農”是我國的基本國情、農情,實現小農戶與現代市場的有效對接,是發展壯大鄉村產業的一項緊迫而艱巨的任務。脫貧地區要積極培育各類新型經營主體,因地制宜推廣不同的組織方式,強化農民的組織化能力,并不斷建立起規范穩定的長效利益分配機制,為有效銜接提供積累。
  不斷提升農民專業合作社的規范化水平,清理“空殼社”,對經營不規范或者未實際經營的農業經營主體進行指導,督促其規范發展。打造以生產全托管為主要形式的社會化服務體系,引領更多小農戶進入現代農業發展軌道。同時鼓勵村集體經濟組織牽頭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引導農民以土地承包權、林權、宅基地使用權等入股合作社,由合作社統一開發。
  鼓勵龍頭企業與農戶(合作社)建立風險共擔、利益共享的合作模式。通過科學的制度設計,明確企業、合作社、村集體、農戶等利益相關者在整個產業鏈、利益鏈上所處的位置及擁有的權利,形成各方優勢互補、分工合作的產業格局,絕不能讓資本的無序擴張侵害村集體及農民的利益,保障農民獲得合理的產業鏈增值收益,帶動農民增收致富。同時,政府對龍頭企業的各種扶持政策要與其對農民的利益聯結機制掛鉤,從而不斷激發龍頭企業帶動農民增收的積極性與主動性,讓農民充分地參與產業發展的不同環節,實現農民利益的最大化。
(作者單位:濟南市委黨校)
  □ 孫慶珍

  自我國脫貧攻堅取得全面勝利之后,“三農”工作重心就發生了歷史性轉移,開始轉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
  產業興旺是解決農村一切問題的前提。統計數據顯示,目前我國脫貧人口當中有超過80%是通過發展產業和外出務工來實現收入可持續增長的。2021年我國脫貧地區特色主導產業產值超過1.5萬億元,脫貧人口人均純收入達到12550元。2021年中央銜接推進鄉村振興補助資金投入1561億元,其中用于產業發展的比例就超過50%。
  總體上看,我國脫貧地區基本上實現了鄉村產業的全覆蓋,但是其經濟社會基礎比較薄弱,脫貧地區的產業發展依然非常脆弱,可持續發展能力不足,主要呈現出產業結構單一、產業鏈條短、同質化現象突出、產品市場化程度低、對政府政策資源依賴性較強等特點,從而導致脫貧地區承受各種風險的能力比較低,返貧風險大。
  因此,只有不斷發展壯大鄉村產業,實現脫貧地區產業的可持續發展、高質量發展,才能讓廣大農民實現充分就業,拓寬增收渠道,有效防止返貧和新的貧困發生,持續鞏固提升脫貧攻堅成果,全面推進鄉村振興。
延長農業產業鏈,提升產品價值鏈
  以產業扶貧為基礎,對產業不斷進行升級轉化,將產業發展目標由原來的產業扶貧模式上升到產業振興的發展思路上來,以脫貧縣為單位實行特色產業的統籌規劃,堅持“一村一品”“一縣一業”的錯位發展,不斷延長農業產業鏈,提升產品價值鏈,把產業的增值收入更多留在當地,擴寬農民收入渠道。
  做強做特“一產”。立足當地特色農業,開展脫貧地區品種培優、品質提升、品牌打造、標準化生產的新“三品一標”提升行動,嚴格規范農業投入品使用,推動農業可持續發展,實行農產品質量全程可追溯管理。同時加快現代流通體系建設,加大對倉庫保鮮、冷鏈運輸等農產品冷鏈項目的財政支持力度,實施“凈菜進城”工程,滿足市民生活需求的多樣化。
  做優做精“二產”。以脫貧縣為單位統籌發展農產品初加工、精深加工和綜合利用加工,推進農產品多層次利用和多環節增值行動。深入挖掘一批規模效益強的農產品加工企業,加快建設形成園區成片、產業成帶、主體成群的鄉村振興產業新格局,不斷提高農產品的附加值。
  做活做美“三產”。充分發揮脫貧地區農業在休閑體驗、生態涵養、文化傳承等方面的多功能性,大力發展品質化鄉村旅游,打造形式多樣、獨具特色、個性突出的特色集群片區,通過不斷推陳出新的創意及細致周到的服務,增加顧客的黏度,提高其復游率,讓鄉村游變成一種常態化的度假模式。
創新營銷模式,深化產銷對接
  在產業扶貧模式下,脫貧地區的農產品市場化程度比較低,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扶貧干部推銷、熟人購買、政府采購等方式進行銷售,一旦脫離了幫扶措施,市場銷售難等問題就會集中涌現。要實現持續鞏固提升脫貧攻堅成果與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必須要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創新營銷模式,深化產銷對接。
  加強宣傳引導,努力搭建營銷平臺。大力推進特色農產品區域公用品牌、企業品牌和產品品牌創建,提升產品知名度和競爭力。通過各類農產品展銷會,擴大農產品產銷宣傳途徑,多渠道開展農產品產銷對接活動,推動脫貧地區與龍頭企業、批發市場、電商平臺、大型商超等建立長期穩定的產銷關系。鼓勵大型流通企業向脫貧地區延伸經營網絡,打通商業往來渠道。
  對接終端市場,創新營銷模式。推動“互聯網+特色產業”融合發展,依托各平臺載體,通過電商賦能農村、農業和農民,進一步激發脫貧地區的“造血”功能,加強營銷專業合作社帶頭人、經紀人、電商人才等培養,著力提升人才支撐水平,助推特色農產品快速上行,優化業務流程,實現更高效率的農商互聯產銷對接。
優化組織方式,完善利益聯結
  “大國小農”是我國的基本國情、農情,實現小農戶與現代市場的有效對接,是發展壯大鄉村產業的一項緊迫而艱巨的任務。脫貧地區要積極培育各類新型經營主體,因地制宜推廣不同的組織方式,強化農民的組織化能力,并不斷建立起規范穩定的長效利益分配機制,為有效銜接提供積累。
  不斷提升農民專業合作社的規范化水平,清理“空殼社”,對經營不規范或者未實際經營的農業經營主體進行指導,督促其規范發展。打造以生產全托管為主要形式的社會化服務體系,引領更多小農戶進入現代農業發展軌道。同時鼓勵村集體經濟組織牽頭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引導農民以土地承包權、林權、宅基地使用權等入股合作社,由合作社統一開發。
  鼓勵龍頭企業與農戶(合作社)建立風險共擔、利益共享的合作模式。通過科學的制度設計,明確企業、合作社、村集體、農戶等利益相關者在整個產業鏈、利益鏈上所處的位置及擁有的權利,形成各方優勢互補、分工合作的產業格局,絕不能讓資本的無序擴張侵害村集體及農民的利益,保障農民獲得合理的產業鏈增值收益,帶動農民增收致富。同時,政府對龍頭企業的各種扶持政策要與其對農民的利益聯結機制掛鉤,從而不斷激發龍頭企業帶動農民增收的積極性與主動性,讓農民充分地參與產業發展的不同環節,實現農民利益的最大化。
(作者單位:濟南市委黨校)
欧美黄色三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