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綠色貿易,直面挑戰開新局

2022-10-25 作者: 來源: 大眾日報
  □ 段曉宇

  黨的二十大報告強調,要推動綠色發展,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近年來,山東始終堅持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全力推進經濟社會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協同共進?!笆奈濉遍_局以來,山東以“雙碳”目標為引領,在綠色貿易方面形成了良好的發展基礎,積攢了豐富的“山東經驗”。
發展優勢明顯
  山東綠色貿易發展基礎雄厚。一是綠色產品等新型產品進出口貿易穩步增長。根據海關數據,2022年1-6月,山東省機電產品出口3945.4億元,占出口總值的41.8%,增長20.3%,其中,電動載人汽車、太陽能電池等綠色低碳產品實現兩倍左右的高速增長。二是高污染、高能耗產品貿易增長適度放緩。2022年上半年,山東進口金屬礦及礦砂總額9883.66萬噸,下降11.7%,進口煤及褐煤393.51萬噸,下降7.1%,為節能環保、清潔生產等行業的對外貿易發展釋放市場空間。三是新舊動能轉換進程持續加快。山東積極培植環保低碳產業,海上風電基地2021年初步建成,海上光伏基地等項目建設穩步推進;建成全國最大的碳捕集利用與封存全產業鏈示范基地,在節能降碳領域發揮引領示范作用。
  綠色貿易轉型政策支持有力。一是先后出臺《山東省低碳發展工作方案(2017—2020年)》《山東省工業和信息化領域循環經濟“十四五”發展規劃》等一系列戰略規劃和措施,為國際綠色低碳合作提供必要保障。二是積極探索制度性創新,發布自貿試驗區青島片區綠色發展指標體系,為省內探索對接國際綠色低碳貿易規則提供條件。三是設立綠色發展基金,截至2022年1月,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等綠色產業領域PPP項目投資額達525.21億元,簽約落地項目44個,投資額430.11億元,落地率達81.5%,為綠色貿易轉型提供適當金融支持。
  海洋經濟綠色開放合作先發優勢明顯。海洋具有儲碳效率高、周期長等特點。山東依托海洋資源優勢,加快發展藍碳經濟,推動海洋對外開放合作綠色共贏。2021年4月,威海市提出全國首個藍碳經濟發展行動方案,推進海洋碳匯交易,積極打造藍碳經濟對外開放新高地。山東打出“數字化”和“智能化”發展組合拳,青島港、日照港加大港口建設投入,分別獲批國家“綠色港口”和國家首批“四星級綠色港口”,擴寬海洋經濟綠色開放合作渠道。
風險挑戰仍存
  山東與國際綠色貿易通行規則銜接尚處于探索階段。當前,為了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世界各國博弈日漸激烈,新一輪綠色貿易壁壘加速形成。山東的第三大貿易伙伴歐盟作為低碳發展戰略的發起者及推動者,于2021年發布“綠色新政”,對進口商品加征碳稅,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系列綠色貿易規則和相關法律法規,無疑將增加山東與歐盟綠色貿易合作的貿易成本。此外,全球多邊及雙邊綠色貿易規則變化日趨頻繁,環境保護、綠色發展等核心議題也呈現新形勢新特征,上述規則的變化對山東企業帶來新要求新挑戰。
  統籌減污降碳協同外貿增效存在挑戰。作為能耗大省,山東目前共有338家企業納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配額管理的重點排放單位名單,占全國比重高達15.2%。從貿易行業結構看,2022年上半年,山東出口勞動密集型產品862.2億元,增長43.5%,出口產品附加值有待進一步提升。綠色低碳的貿易方式事關增長動力的切換,山東目前傳統“三高一低”類別對外貿易額仍占據較大比重,在統籌碳達峰碳中和的最終目標和實現對外貿易發展平穩增長的關系上面臨巨大挑戰。
  通過碳市場吸引綠色投資存在結構性波動風險。碳市場交易通過價格機制引導不同行業的企業進行增產增資或者減產減資,然而綠色技術的發展方向存在不確定性導致了綠色投資的市場波動。以山東碳減排的主力行業電力、燃氣及水的生產和供應行業為例,2021年1-11月外商直接投資企業數為104家,同比增長117%,實際使用外資金額9.5億美元,同比增長42.3%。短期內,碳減排指標存在相對剛性,而多數綠色投資則是中長期的,因此可能導致市場結構的波動。
提高綠色貿易發展效能
  打破粗放競爭格局,提高綠色貿易競爭力。開發利用清潔生產技術,促進綠色技術更新和迭代升級,推動綠色生產、綠色運營,提高清潔能源的使用效率。以資源優化配置為原則促進企業集約化發展,提高企業碳生產率,降低中間品的低效使用帶來的高耗能。堅持雙輪驅動,推進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協同發展,深化制度型開放,加強對貿易領域碳議題的相關研究,加快建立與國際綠色投資、綠色貿易新規則相融合的制度體系。
  培育綠色動能,把綠色發展作為貿易結構變革的重要方向。繼續加快新舊動能轉換步伐,調整綠色貿易產業結構,夯實高技術、高附加值綠色低碳貿易基礎,淘汰落后產能,限制高能耗、高污染、高排放產品及服務的出口。加大對綠色低碳貿易主體的政策支撐,切實提高綠色金融服務水平,積極促進經驗復制推廣。推進“數智”雙管齊下,以數字化、智能化為抓手,推動傳統產業向高端化綠色化發展,積極參與全球綠色低碳價值鏈分工,努力提高在全球綠色價值鏈、供應鏈的位置。
  堅持綠色引領,探索建立綠色貿易評價指標體系。著眼長遠發展,建立綠色進出口標準及認證統計體系,強化綠色低碳貿易方式的導向作用,促進高水平綠色國際合作和互認。探索構建碳足跡評價、追蹤指標體系,計算國際貿易隱含碳等指標,監控省際、國際碳泄漏問題。統一不同金融產品之間的綠色標準,構建與碳中和目標達成一致的綠色金融監管指標考核評價體系,提高國際綠色金融合作。形成海洋經濟綠色開放水平綜合評價指標體系,逐步提升海洋碳匯能力,加快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鏈培育。
  提高投資質量,優化綠色投資產業布局。積極拓展碳期貨、碳遠期等碳市場衍生品,給出明確的投資信號,在中遠期對重點培養行業進行布局。打造高質量綠色園區,以穩外貿、穩外資為重要抓手,通過產業集聚效應釋放更大綠色貿易潛力。建設綠色基礎設施,培育綠色低碳貿易骨干企業,強化外貿產品全生命周期碳足跡追蹤,積極推進外貿產品全生命周期綠色環保轉型。依據不同行業的綠色溢價,采取差別性行業綠色投資政策。
  深化能源改革,助力貿易綠色化發展。合理運用價格機制,結合利用碳稅和碳交易市場的雙重作用,控制“三廢”的排放強度,有針對性地加強綠色管理。出臺綠色低碳貿易規劃,構建綠色低碳產品進出口貨物目錄動態評價體系,明確規劃碳達峰路線圖。組建碳監管機構,協調好主管部門的綠色低碳貿易核查工作,督促企業做到按時履約履責,提高對重點排放單位的監管效能。鼓勵政府、企事業單位、民間機構、個體共同協作,落實主體責任,構建責任分擔體系,推進改革協同,破除體制障礙,對綠色國際合作項目進行設計、審定、備案、監督。
 ?。ㄗ髡邌挝唬荷綎|社會科學院國際經濟與政治研究所)
  □ 段曉宇

  黨的二十大報告強調,要推動綠色發展,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近年來,山東始終堅持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全力推進經濟社會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協同共進?!笆奈濉遍_局以來,山東以“雙碳”目標為引領,在綠色貿易方面形成了良好的發展基礎,積攢了豐富的“山東經驗”。
發展優勢明顯
  山東綠色貿易發展基礎雄厚。一是綠色產品等新型產品進出口貿易穩步增長。根據海關數據,2022年1-6月,山東省機電產品出口3945.4億元,占出口總值的41.8%,增長20.3%,其中,電動載人汽車、太陽能電池等綠色低碳產品實現兩倍左右的高速增長。二是高污染、高能耗產品貿易增長適度放緩。2022年上半年,山東進口金屬礦及礦砂總額9883.66萬噸,下降11.7%,進口煤及褐煤393.51萬噸,下降7.1%,為節能環保、清潔生產等行業的對外貿易發展釋放市場空間。三是新舊動能轉換進程持續加快。山東積極培植環保低碳產業,海上風電基地2021年初步建成,海上光伏基地等項目建設穩步推進;建成全國最大的碳捕集利用與封存全產業鏈示范基地,在節能降碳領域發揮引領示范作用。
  綠色貿易轉型政策支持有力。一是先后出臺《山東省低碳發展工作方案(2017—2020年)》《山東省工業和信息化領域循環經濟“十四五”發展規劃》等一系列戰略規劃和措施,為國際綠色低碳合作提供必要保障。二是積極探索制度性創新,發布自貿試驗區青島片區綠色發展指標體系,為省內探索對接國際綠色低碳貿易規則提供條件。三是設立綠色發展基金,截至2022年1月,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等綠色產業領域PPP項目投資額達525.21億元,簽約落地項目44個,投資額430.11億元,落地率達81.5%,為綠色貿易轉型提供適當金融支持。
  海洋經濟綠色開放合作先發優勢明顯。海洋具有儲碳效率高、周期長等特點。山東依托海洋資源優勢,加快發展藍碳經濟,推動海洋對外開放合作綠色共贏。2021年4月,威海市提出全國首個藍碳經濟發展行動方案,推進海洋碳匯交易,積極打造藍碳經濟對外開放新高地。山東打出“數字化”和“智能化”發展組合拳,青島港、日照港加大港口建設投入,分別獲批國家“綠色港口”和國家首批“四星級綠色港口”,擴寬海洋經濟綠色開放合作渠道。
風險挑戰仍存
  山東與國際綠色貿易通行規則銜接尚處于探索階段。當前,為了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世界各國博弈日漸激烈,新一輪綠色貿易壁壘加速形成。山東的第三大貿易伙伴歐盟作為低碳發展戰略的發起者及推動者,于2021年發布“綠色新政”,對進口商品加征碳稅,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系列綠色貿易規則和相關法律法規,無疑將增加山東與歐盟綠色貿易合作的貿易成本。此外,全球多邊及雙邊綠色貿易規則變化日趨頻繁,環境保護、綠色發展等核心議題也呈現新形勢新特征,上述規則的變化對山東企業帶來新要求新挑戰。
  統籌減污降碳協同外貿增效存在挑戰。作為能耗大省,山東目前共有338家企業納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配額管理的重點排放單位名單,占全國比重高達15.2%。從貿易行業結構看,2022年上半年,山東出口勞動密集型產品862.2億元,增長43.5%,出口產品附加值有待進一步提升。綠色低碳的貿易方式事關增長動力的切換,山東目前傳統“三高一低”類別對外貿易額仍占據較大比重,在統籌碳達峰碳中和的最終目標和實現對外貿易發展平穩增長的關系上面臨巨大挑戰。
  通過碳市場吸引綠色投資存在結構性波動風險。碳市場交易通過價格機制引導不同行業的企業進行增產增資或者減產減資,然而綠色技術的發展方向存在不確定性導致了綠色投資的市場波動。以山東碳減排的主力行業電力、燃氣及水的生產和供應行業為例,2021年1-11月外商直接投資企業數為104家,同比增長117%,實際使用外資金額9.5億美元,同比增長42.3%。短期內,碳減排指標存在相對剛性,而多數綠色投資則是中長期的,因此可能導致市場結構的波動。
提高綠色貿易發展效能
  打破粗放競爭格局,提高綠色貿易競爭力。開發利用清潔生產技術,促進綠色技術更新和迭代升級,推動綠色生產、綠色運營,提高清潔能源的使用效率。以資源優化配置為原則促進企業集約化發展,提高企業碳生產率,降低中間品的低效使用帶來的高耗能。堅持雙輪驅動,推進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協同發展,深化制度型開放,加強對貿易領域碳議題的相關研究,加快建立與國際綠色投資、綠色貿易新規則相融合的制度體系。
  培育綠色動能,把綠色發展作為貿易結構變革的重要方向。繼續加快新舊動能轉換步伐,調整綠色貿易產業結構,夯實高技術、高附加值綠色低碳貿易基礎,淘汰落后產能,限制高能耗、高污染、高排放產品及服務的出口。加大對綠色低碳貿易主體的政策支撐,切實提高綠色金融服務水平,積極促進經驗復制推廣。推進“數智”雙管齊下,以數字化、智能化為抓手,推動傳統產業向高端化綠色化發展,積極參與全球綠色低碳價值鏈分工,努力提高在全球綠色價值鏈、供應鏈的位置。
  堅持綠色引領,探索建立綠色貿易評價指標體系。著眼長遠發展,建立綠色進出口標準及認證統計體系,強化綠色低碳貿易方式的導向作用,促進高水平綠色國際合作和互認。探索構建碳足跡評價、追蹤指標體系,計算國際貿易隱含碳等指標,監控省際、國際碳泄漏問題。統一不同金融產品之間的綠色標準,構建與碳中和目標達成一致的綠色金融監管指標考核評價體系,提高國際綠色金融合作。形成海洋經濟綠色開放水平綜合評價指標體系,逐步提升海洋碳匯能力,加快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鏈培育。
  提高投資質量,優化綠色投資產業布局。積極拓展碳期貨、碳遠期等碳市場衍生品,給出明確的投資信號,在中遠期對重點培養行業進行布局。打造高質量綠色園區,以穩外貿、穩外資為重要抓手,通過產業集聚效應釋放更大綠色貿易潛力。建設綠色基礎設施,培育綠色低碳貿易骨干企業,強化外貿產品全生命周期碳足跡追蹤,積極推進外貿產品全生命周期綠色環保轉型。依據不同行業的綠色溢價,采取差別性行業綠色投資政策。
  深化能源改革,助力貿易綠色化發展。合理運用價格機制,結合利用碳稅和碳交易市場的雙重作用,控制“三廢”的排放強度,有針對性地加強綠色管理。出臺綠色低碳貿易規劃,構建綠色低碳產品進出口貨物目錄動態評價體系,明確規劃碳達峰路線圖。組建碳監管機構,協調好主管部門的綠色低碳貿易核查工作,督促企業做到按時履約履責,提高對重點排放單位的監管效能。鼓勵政府、企事業單位、民間機構、個體共同協作,落實主體責任,構建責任分擔體系,推進改革協同,破除體制障礙,對綠色國際合作項目進行設計、審定、備案、監督。
 ?。ㄗ髡邌挝唬荷綎|社會科學院國際經濟與政治研究所)
欧美黄色三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