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大眾日報  >  文化

提升文藝批評的力度溫度與美感

2022-03-27 作者: 于國鵬 來源: 大眾日報
  □ 本報記者 于國鵬

  繁榮發展文藝創作,離不開文藝批評的健康發展。文藝批評也被稱為文藝創作的一面鏡子,是引導創作、推出精品、提高審美、引領風尚的重要力量,同時也是抵制各種不良文藝作品、現象、思潮的有力武器。有了真正的批評,我們的文藝作品才能越來越好。
  在新時代如何做好文藝批評,批評的標準應該如何把握,真正的批評如何實現?山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山東師范大學文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孫書文,長期從事文學理論、文學批評領域的學術研究,出版專著、合著、主編、副主編著作12部,主持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項目1項,主持省社會科學規劃項目2項。他認為,當前的文藝批評,存在批評乏力、批評失語的現象,要做好新時代文藝批評工作,需要重視理論積累,抓住社會意義上的“人”這一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核心點,按照美的規律去建設文藝批評,從而不斷提升文藝批評的力度、溫度、美感。

文藝批評不能失語
  記者(以下簡稱記):文藝批評與文藝創作是相互影響的,文藝批評的作用如何體現?
  孫書文(以下簡稱孫):文藝批評曾經是、也應該是一個有尊嚴的事業。文藝批評應收獲作家的尊重。創作小說《奧勃洛莫夫》的岡察洛夫認為,批評家杜勃洛留波夫對小說主人公性格的分析,增加了小說的分量。我國也不乏這樣的例證,比如著名文學批評家胡采之于陜西文學事業的發展。賈平凹曾經說過:“他對我的關注和愛護,我至今想來仍很感動。我在文學上的一些想法和做法,不乏胡采的‘點化’之功。對于他當時的一些建議和批評,我至今也還要吸取?!?BR>  但是,文藝批評與文藝創作的關系并非一直如此和諧,有時候因為觀點的差異、觀察與分析問題的角度不同,會產生激烈沖突。比如在2010年舉行的電視劇《鄉村愛情故事》研討會上,與會的專家學者與電視劇主創人員之間的觀點對立明顯,雙方針對作品本身、農村題材電視劇的創作理念和創作手法、人物形象塑造等發生了激烈爭論。這一文化事件當時引發廣泛關注,影響持續了很長時間。其中,對于文藝批評的批評,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文藝批評的某些尷尬,值得認真思考。
  記:目前看來,文藝批評存在一些什么樣的不足呢?
  孫: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第一,批評的無力。專業性的批評漸少,中肯的批評漸少,令人心動的批評漸少。第二,批評的失語:生于中國傳統、中國當下語境的批評漸少,與歷史有呼應、對當下有闡釋力的批評漸少。比如,網民數量急劇增加,網絡對當下人們生活狀態影響的深入程度增加,但對網絡文藝的批評,尚存在一些問題,包括對網絡文藝作品的現象層面的個案研究較多,但對網絡文藝本體的深入研究較為少見;對各種網絡文藝類型的研究還缺少系統性、體系性;對網絡文藝創作的規律和特點的研究還需深化等。
  與此相對,批評者處于躁動狀態,人們對當代文藝批評的批評處于高頻的狀態。洪治綱在《維護文學批評的基本倫理》一文中認為:“越來越多的人都感到,現在的批評家們不是忠實于文本的細讀和基本的學理,不是忠實于藝術的審美律則,而是依賴于公眾輿論和個人私情?!?BR>  記:出現這些問題的根本原因有哪些?
  孫:文藝批評尊嚴的失去,主要原因是批評家的責任倫理出了問題,即批評的腐敗的滋生。孫紹振的觀點非常尖銳:“文學評論腐敗,令人痛心疾首。它使文學評論失去可信性。很大一部分的文學評論早已脫離了廣大讀者?!?BR>
抓住“人”這一核心
  記:文藝批評的可信性,在于對作家、作品的正確、準確把握和分析,在于體現批評家認識的高度和理解的深度,怎樣實現這一點?
  孫:首先是抓住社會意義上的“人”這一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核心點。文藝創作要抓住這一點塑造人物、結構情節,文藝批評也要抓住這一點分析和評價人物和作品。這其實也是克服文藝批評領域存在的那些不良傾向或現象的根本。
  “社會的人”認識起來并不容易。茅盾先生曾說過:“一個做小說的人不但須有廣博的生活經驗,亦必須有一個訓練過的頭腦能夠分析那復雜的社會現象?!边@個道理,在那些經典的、優秀的文藝作品中都有鮮明的體現。比如《紅樓夢》中的王熙鳳,之所以讓人印象深刻,在于作者刻畫生動、深刻。書中表現了人物的地位、權勢與口才,寫出了其權勢與口才只是作戰的武器,掠取財富才是作戰的目的;也寫出了人物的軟弱。
  從文藝批評的角度來看,應該通過分析揭示的是:曹雪芹并沒有把王熙鳳當作一個普通的惡的典型來譴責,他只是要指出,在一個腐敗、動搖、惶惑和空虛的沒落貴族群中,有一個最強烈的功利主義的掙扎者;王熙鳳征服了自己周圍的一切,似乎已到了現實成功的岸邊,但是,她挽救不了貴族家庭崩潰的整個趨勢。能寫出這種生活的深度,正是因為作者對生活對社會的認識達到了這種深度,并能通過紛繁復雜的社會生活表象直達生活的本質。
  從“社會的人”這一角度來看,當前一些作品在人物形象的刻畫和塑造上根據不足,因而人物立不住,更不用說打動人。比如,電影《長津湖》中的伍萬里,剛出場時有點《哪吒之魔童降世》里的哪吒的既視感,雖然為電影增加了不同的色彩,但交待不足顯得單薄,人物的可信性和感染力就差了些。很多文藝批評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記:文藝創作被認為是美的創造,文藝批評如何體現這一點?
  孫:文藝創作是美的創造,是按照美的規律來建造,文藝批評當然要充分認識、深刻把握這一點,才能作出恰如其分的分析與評價。
  舉個例子,葉芝的詩《當你老了》,有多個中文譯本,其中飛白的譯本和袁可嘉的譯本,各有不同。如第一節,飛白譯為:“當你老了,白發蒼蒼,睡意蒙眬/在爐前打盹,請取下這本詩篇/慢慢吟誦/夢見你當年的雙眼/那柔美的光芒與青幽的暈影”;袁可嘉譯為:“當你老了,頭白了,睡意昏沉/爐火旁打盹,請取下這部詩歌/慢慢讀/回想你過去眼神的柔和/回想它們昔日濃重的陰影”。
  對這兩種譯法,大家的評價也不一樣。喜歡飛白譯文的,喜歡其雅,喜歡“那柔美的光芒與青幽的暈影”的感覺;喜歡袁可嘉譯本的,喜歡其平實,淡中有味,欣賞“回想你過去眼神的柔和”的韻味。無論是哪一種,譯者是按照美的規律來翻譯的,批評家也都是按照美的規律來評論的。

有理論積累,批評才有質感
  記:文學批評的基本原則是講真話,怎樣才能保證內容不虛、方向不偏?
  孫:要重視理論的積累。有理論積累的文學批評才能是“好處說好,壞處說壞”、說真話的批評,才能是對文學創作提供借鑒的批評。
  有了叔本華、康德的理論,王國維的《紅樓夢評論》才會有對《紅樓夢》美學上、倫理上的價值新解;雷達的《廢墟上的精魂——〈白鹿原〉論》,貫穿著現實主義理論,體現理論的巨大力量。
  理論是批評者進入作品的入口,理論積累磨礪的是批評者說真話的能力。在文學批評的領域內,說真話之真應是真理之意。作家作品與批評者激烈碰撞的火花照亮這個世界,讓世界的真理——世界的文學性的真實的存在——變得澄明。有理論積累的文學批評才是有質感的批評,這樣的批評益于袪除或捧殺、或棒殺的批評;也只有這樣的批評,才能道出作者心中所無。
  在一些批評者看來,理論有著抽象玄妙的道理、疊床架屋的邏輯框架,這些特點造成了批評與創作之間交流溝通的障礙,也使得批評難以到達、更不用說打動讀者。這些方面,當然涉及文學理論的某些特質,但這尚不是理論的全部,甚至還只是理論的表層特征。每一個理論的形成都是基于一代代理論家社會觀察、生命體驗、心靈思考的基礎上的反思。理論有力度,也有溫度、有美感。
  在當下的文學批評中,理論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記:理論堆積是否會引起批評的模式化?
  孫:批評者須將理論積累有效地化為思想與智慧。
  講理論積累,不是要將某一種理論套用到某一部、某一位作家、某一種文學現象。例如,有些研究者所批評的,是有一類文學批評者強行把自己所熟悉的套路當作通之四海的真理、包打天下的利器,不分青紅皂白地運用到一切的作品、作家、文學現象上。這樣的批評,只能導致言不及物、不接地氣。尤其令人反感的是這些批評者真理在手的傲氣與霸氣,拒人千里之外,難以與作家、讀者、其他批評者平等交流。批評者若把理論內化于己心,把諸種理論融入自己的血脈,甚至如創作一樣,在理論運用上進入無意識的不自覺的狀態,這樣他在面對作品時才能發出真正屬于自己的聲音。
  批評者的生命體驗,包括文學的感受力、領悟力等等,與理論積累共同構成了文學批評的兩翼,甚至可以說,融入批評者血液的理論,與生命體驗是無法剝離的、圓融一體的。這樣的批評家創作出來的文學批評,才可能是有效的。
  □ 本報記者 于國鵬

  繁榮發展文藝創作,離不開文藝批評的健康發展。文藝批評也被稱為文藝創作的一面鏡子,是引導創作、推出精品、提高審美、引領風尚的重要力量,同時也是抵制各種不良文藝作品、現象、思潮的有力武器。有了真正的批評,我們的文藝作品才能越來越好。
  在新時代如何做好文藝批評,批評的標準應該如何把握,真正的批評如何實現?山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山東師范大學文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孫書文,長期從事文學理論、文學批評領域的學術研究,出版專著、合著、主編、副主編著作12部,主持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項目1項,主持省社會科學規劃項目2項。他認為,當前的文藝批評,存在批評乏力、批評失語的現象,要做好新時代文藝批評工作,需要重視理論積累,抓住社會意義上的“人”這一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核心點,按照美的規律去建設文藝批評,從而不斷提升文藝批評的力度、溫度、美感。

文藝批評不能失語
  記者(以下簡稱記):文藝批評與文藝創作是相互影響的,文藝批評的作用如何體現?
  孫書文(以下簡稱孫):文藝批評曾經是、也應該是一個有尊嚴的事業。文藝批評應收獲作家的尊重。創作小說《奧勃洛莫夫》的岡察洛夫認為,批評家杜勃洛留波夫對小說主人公性格的分析,增加了小說的分量。我國也不乏這樣的例證,比如著名文學批評家胡采之于陜西文學事業的發展。賈平凹曾經說過:“他對我的關注和愛護,我至今想來仍很感動。我在文學上的一些想法和做法,不乏胡采的‘點化’之功。對于他當時的一些建議和批評,我至今也還要吸取?!?BR>  但是,文藝批評與文藝創作的關系并非一直如此和諧,有時候因為觀點的差異、觀察與分析問題的角度不同,會產生激烈沖突。比如在2010年舉行的電視劇《鄉村愛情故事》研討會上,與會的專家學者與電視劇主創人員之間的觀點對立明顯,雙方針對作品本身、農村題材電視劇的創作理念和創作手法、人物形象塑造等發生了激烈爭論。這一文化事件當時引發廣泛關注,影響持續了很長時間。其中,對于文藝批評的批評,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文藝批評的某些尷尬,值得認真思考。
  記:目前看來,文藝批評存在一些什么樣的不足呢?
  孫: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第一,批評的無力。專業性的批評漸少,中肯的批評漸少,令人心動的批評漸少。第二,批評的失語:生于中國傳統、中國當下語境的批評漸少,與歷史有呼應、對當下有闡釋力的批評漸少。比如,網民數量急劇增加,網絡對當下人們生活狀態影響的深入程度增加,但對網絡文藝的批評,尚存在一些問題,包括對網絡文藝作品的現象層面的個案研究較多,但對網絡文藝本體的深入研究較為少見;對各種網絡文藝類型的研究還缺少系統性、體系性;對網絡文藝創作的規律和特點的研究還需深化等。
  與此相對,批評者處于躁動狀態,人們對當代文藝批評的批評處于高頻的狀態。洪治綱在《維護文學批評的基本倫理》一文中認為:“越來越多的人都感到,現在的批評家們不是忠實于文本的細讀和基本的學理,不是忠實于藝術的審美律則,而是依賴于公眾輿論和個人私情?!?BR>  記:出現這些問題的根本原因有哪些?
  孫:文藝批評尊嚴的失去,主要原因是批評家的責任倫理出了問題,即批評的腐敗的滋生。孫紹振的觀點非常尖銳:“文學評論腐敗,令人痛心疾首。它使文學評論失去可信性。很大一部分的文學評論早已脫離了廣大讀者?!?BR>
抓住“人”這一核心
  記:文藝批評的可信性,在于對作家、作品的正確、準確把握和分析,在于體現批評家認識的高度和理解的深度,怎樣實現這一點?
  孫:首先是抓住社會意義上的“人”這一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核心點。文藝創作要抓住這一點塑造人物、結構情節,文藝批評也要抓住這一點分析和評價人物和作品。這其實也是克服文藝批評領域存在的那些不良傾向或現象的根本。
  “社會的人”認識起來并不容易。茅盾先生曾說過:“一個做小說的人不但須有廣博的生活經驗,亦必須有一個訓練過的頭腦能夠分析那復雜的社會現象?!边@個道理,在那些經典的、優秀的文藝作品中都有鮮明的體現。比如《紅樓夢》中的王熙鳳,之所以讓人印象深刻,在于作者刻畫生動、深刻。書中表現了人物的地位、權勢與口才,寫出了其權勢與口才只是作戰的武器,掠取財富才是作戰的目的;也寫出了人物的軟弱。
  從文藝批評的角度來看,應該通過分析揭示的是:曹雪芹并沒有把王熙鳳當作一個普通的惡的典型來譴責,他只是要指出,在一個腐敗、動搖、惶惑和空虛的沒落貴族群中,有一個最強烈的功利主義的掙扎者;王熙鳳征服了自己周圍的一切,似乎已到了現實成功的岸邊,但是,她挽救不了貴族家庭崩潰的整個趨勢。能寫出這種生活的深度,正是因為作者對生活對社會的認識達到了這種深度,并能通過紛繁復雜的社會生活表象直達生活的本質。
  從“社會的人”這一角度來看,當前一些作品在人物形象的刻畫和塑造上根據不足,因而人物立不住,更不用說打動人。比如,電影《長津湖》中的伍萬里,剛出場時有點《哪吒之魔童降世》里的哪吒的既視感,雖然為電影增加了不同的色彩,但交待不足顯得單薄,人物的可信性和感染力就差了些。很多文藝批評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記:文藝創作被認為是美的創造,文藝批評如何體現這一點?
  孫:文藝創作是美的創造,是按照美的規律來建造,文藝批評當然要充分認識、深刻把握這一點,才能作出恰如其分的分析與評價。
  舉個例子,葉芝的詩《當你老了》,有多個中文譯本,其中飛白的譯本和袁可嘉的譯本,各有不同。如第一節,飛白譯為:“當你老了,白發蒼蒼,睡意蒙眬/在爐前打盹,請取下這本詩篇/慢慢吟誦/夢見你當年的雙眼/那柔美的光芒與青幽的暈影”;袁可嘉譯為:“當你老了,頭白了,睡意昏沉/爐火旁打盹,請取下這部詩歌/慢慢讀/回想你過去眼神的柔和/回想它們昔日濃重的陰影”。
  對這兩種譯法,大家的評價也不一樣。喜歡飛白譯文的,喜歡其雅,喜歡“那柔美的光芒與青幽的暈影”的感覺;喜歡袁可嘉譯本的,喜歡其平實,淡中有味,欣賞“回想你過去眼神的柔和”的韻味。無論是哪一種,譯者是按照美的規律來翻譯的,批評家也都是按照美的規律來評論的。

有理論積累,批評才有質感
  記:文學批評的基本原則是講真話,怎樣才能保證內容不虛、方向不偏?
  孫:要重視理論的積累。有理論積累的文學批評才能是“好處說好,壞處說壞”、說真話的批評,才能是對文學創作提供借鑒的批評。
  有了叔本華、康德的理論,王國維的《紅樓夢評論》才會有對《紅樓夢》美學上、倫理上的價值新解;雷達的《廢墟上的精魂——〈白鹿原〉論》,貫穿著現實主義理論,體現理論的巨大力量。
  理論是批評者進入作品的入口,理論積累磨礪的是批評者說真話的能力。在文學批評的領域內,說真話之真應是真理之意。作家作品與批評者激烈碰撞的火花照亮這個世界,讓世界的真理——世界的文學性的真實的存在——變得澄明。有理論積累的文學批評才是有質感的批評,這樣的批評益于袪除或捧殺、或棒殺的批評;也只有這樣的批評,才能道出作者心中所無。
  在一些批評者看來,理論有著抽象玄妙的道理、疊床架屋的邏輯框架,這些特點造成了批評與創作之間交流溝通的障礙,也使得批評難以到達、更不用說打動讀者。這些方面,當然涉及文學理論的某些特質,但這尚不是理論的全部,甚至還只是理論的表層特征。每一個理論的形成都是基于一代代理論家社會觀察、生命體驗、心靈思考的基礎上的反思。理論有力度,也有溫度、有美感。
  在當下的文學批評中,理論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記:理論堆積是否會引起批評的模式化?
  孫:批評者須將理論積累有效地化為思想與智慧。
  講理論積累,不是要將某一種理論套用到某一部、某一位作家、某一種文學現象。例如,有些研究者所批評的,是有一類文學批評者強行把自己所熟悉的套路當作通之四海的真理、包打天下的利器,不分青紅皂白地運用到一切的作品、作家、文學現象上。這樣的批評,只能導致言不及物、不接地氣。尤其令人反感的是這些批評者真理在手的傲氣與霸氣,拒人千里之外,難以與作家、讀者、其他批評者平等交流。批評者若把理論內化于己心,把諸種理論融入自己的血脈,甚至如創作一樣,在理論運用上進入無意識的不自覺的狀態,這樣他在面對作品時才能發出真正屬于自己的聲音。
  批評者的生命體驗,包括文學的感受力、領悟力等等,與理論積累共同構成了文學批評的兩翼,甚至可以說,融入批評者血液的理論,與生命體驗是無法剝離的、圓融一體的。這樣的批評家創作出來的文學批評,才可能是有效的。
欧美黄色三级片